你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向5G过渡或空前快速手机将不再“一枝独秀”
发布时间:20-11-16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网络与终端同步成熟,以及运营商、厂商、客户等多方共同参与,向5G的过渡将远远快于此前3G向4G的过渡,而这带来的不仅是个人生活的变化,更是社会生活的大变化。

  高通公司(Qualcomm)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Cristiano Amon)可以说是2019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前后最忙碌的人之一,以至于参会者在推特上玩起了拍照并@高通官推的“#阿蒙出现在这里”的打卡游戏。

  展会开幕前,阿蒙分别出席了OPPO和小米的发布会,两家厂商先后宣布了各自搭载高通平台的首款5G手机。开幕后,除2月25日自家的发布会,阿蒙2月26日又先后完成了GTI峰会主题演讲、与英国运营商EE CEO Marc Allera和中国手机厂商一加CEO刘作虎进行圆桌对话,以及和众多合作伙伴代表庆祝“5G在此”(5G is here)等系列活动。

  “5G机遇是巨大的,所以我们说,高通最好的年头就在眼前。”在高通发布会上,阿蒙说:“很明显,对于高通,向5G的过渡会比此前我们经历的3G到4G快很多。”而这正是他在MWC活动上屡屡强调的一句话。

  为5G摩拳擦掌的不仅是高通。埃森哲(Accenture)在报告中指出,包括运营商在内的各类型企业都在快马加鞭,向5G领域进军,以期尽早打入市场。除了对直接相关业务的带动,以5G为核心的一批新技术还将为移动终端产业带来大变革,溢出效应将使一批供应链上游企业获益。

  两大原因加速向5G过渡

  埃森哲认为,由于发展停滞、收入下降、竞争加剧等困境持续存在,对于通信服务提供商,2019年将充满挑战。但在投资和业务转型过程中,5G很可能成为机遇和增长催化剂。

  “5G将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5G代表了移动技术在社会中扮演角色的根本性转变,而不仅是技术的迭代演进。”埃森哲报告写道,“设想一下,根据消费者、企业和经济的不同需求,能够量身打造全新、敏捷的移动连接。”

  “几乎在所有地区,运营商都已从去年的试验阶段转向了真正部署,并对5G许下大量资本承诺。”谈到将2019年作为“5G元年”的理由,埃森哲董事总经理、网络业务5G服务负责人Tejas Rao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起初的5G设备是CPE,但在MWC期间,众多终端设备宣布将在2019年上市。毫无疑问,5G正激进地启动并推向商用。”

  集邦咨询旗下拓墣产业研究院协理谢雨珊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9年各国5G试验阶段将陆续接近尾声,商用化应用基本会在2020年启动。

  高通公司总裁阿蒙在MWC期间更是数次强调,向5G的过渡将远快于此前3G向4G的过渡,而这已有数据支撑:2009年,Verizon成为当时首家大规模部署4G网络的运营商,但这一年仅有4家运营商和3家手机OEM厂商参与;而在2019年,参与5G推进的运营商与OEM厂商均已超过20家,宣布产品超过30个。

  阿蒙认为,推动5G快速过渡一大原因是智能手机市场已足够成熟,用户、企业对高质量移动网络的优势已有充分理解和体验,“所有人都在使用大量数据流量。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黑莓和功能机了。”

  作为MWC主办方,GSMA也支持该观点。其报告显示,全球60%人口已被4G网络覆盖,逾25亿人正享受3G或4G网络与服务带来的便利,5G无疑将建立在这良好的基础上。到2025年,5G将覆盖全球1/3的人口;5G宽带连接量将达11亿,占移动连接总量的12%;运营商整体营收将达1.3万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5%。

  GSMA大中华区战略合作总经理葛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同于以往网络就绪、终端跟上的步骤,5G时代网络与终端同步成熟,令普通消费者可以很快切身体验5G对生活和社会的改变。

  5G过渡加速另一个原因是,其不再由运营商一方主导推动,手机厂商、芯片厂商,以及将被5G赋能的众多企业、政府客户也将一同投入5G网络的设计与建设中。

  “(5G)速度、时延,以及它对边缘计算和云端连接的支持,将为大量应用提供性能和容量。”阿蒙表示,“超低时延和高可靠性将为工厂及弹性制造中的工业自动化提供一切支持,它还会改变家庭、办公室以及商业公司的生产效率。”

  葛欣则认为,由于多方参与,5G网络部署之初,运营商就能了解到企业、行业客户对智能通信网络性能和服务的要求,并制定相应的“网络切片”,“到网络大规模部署时,就可以一边部署一边使用该业务了。”

  中小企业市场或机会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