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创业
质疑不断,如何评估“特朗普式”外交
发布时间:20-11-05

  近日,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在参加美国智库企业研究所的一次活动中,当面质问现任副总统彭斯,并对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表示“非常担忧”。切尼的忧虑体现了当前美国政坛建制派对特朗普非传统外交作风的集体焦虑——执政时间已过半,但特朗普的“学习曲线”似乎没有尽头。

  这些人的担忧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第一,“特朗普式”外交以“美国优先”为导向,过于强调自身利益,尤其是以邻为壑、眼界狭隘。第二,外交部署缺乏战略思维,如在中东急速撤军,留下地区权力真空。第三,美国接连“退群”,在全球治理等议题上“开历史倒车”,冲击战后国际秩序。第四,白宫决策风格捉摸不定,特朗普过度依靠“推特治国”,内部议事流程混乱无序。

  由于特朗普执政之初就打着挑战建制派的旗号,誓言抽干“华盛顿泥沼”,建制派对其百般批评并不奇怪,但美国外交今日之变,绝非特朗普一人之“功”,“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其变化反映了美国国内政治的深刻变动。可以说,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及其在外交领域的政策选择,一定程度上迎合了国内选民的需求。

  特朗普政府在经贸、全球治理和集体安全方面自私自利、“退群”“甩包袱”等行为,反映出其对外政策调整的内在逻辑:“美国优先”会让美国更加安全和繁荣。因此,特朗普执政初期迅速抛出以“美国优先”为引领的外交理念,其核心为“有原则的现实主义”。2017年12月,在特朗普政府发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带有民粹色彩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正式成为美国对外战略思想的官方表述。

  “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并非特朗普首创,其蕴含的外交理念转向在美国外交思想史中有相应坐标,很大程度上是以“杰克逊主义”为代表的外交思想的重新回归。杰克逊主义者认为,全球事务是一场竞争性博弈,贸易带来的利益无法进行公平分配,由于美国的开放及对全球经济的依赖,美国较低层中产阶级将成为最大输家,因此,美国的敌人既在国内也在国外。

  当然,特朗普独有的性情和特质,进一步放大了美国外交在国内政治变动下的调整。一方面,特朗普商人出身,交易思维相对浓厚,说话行事直截了当,喜欢采取“极限施压”方式达到诉求。另一方面,特朗普在选择幕僚时别具一格,经过一轮又一轮选人换将,凡是反对总统政策取向的重要官僚基本被扫地出门。

  现在,无论是副总统彭斯,还是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都以“忠诚”擅长。这一团队的优势是能够快速推进、落实总统决策,缺点则是难以激活决策流程中的“纠错”机制,导致美国外交愈发具有特朗普时代的独特印记。(孙成昊)